上饒新聞網(wǎng)

上饒新聞APP 上饒日報抖音 上饒發(fā)布 數字報刊 大美上饒
首頁(yè) > 文化 > 正文

背著(zhù)詩(shī)歌去遠方

2024-04-13 08:54:57  |  來(lái) 源:上饒日報  點(diǎn)擊:

丁智

應該是1990年的夏天,我19歲,是師范畢業(yè)參加工作的第一個(gè)暑假。詩(shī)友蕭窮到鉛山看我與汪峰,分別時(shí),皆戀戀不舍,得知傅菲兄在德興??诰幵?shī)報,詩(shī)報即將新鮮出爐,便相邀前往一睹為歡。

我們是在上饒師范讀書(shū)時(shí)因詩(shī)歌而相識的朋友,十幾人聚了幾次就成立了詩(shī)社,并節衣縮食自費辦了一份詩(shī)報《信江詩(shī)報》。詩(shī)報為蠟紙打字手工油印,屬無(wú)刊號、無(wú)資金、無(wú)辦公點(diǎn)的“三無(wú)”產(chǎn)品。畢業(yè)后,詩(shī)報由骨干成員輪值編輯印刷,詩(shī)報印好后,再由輪值主編分別寄給各地的詩(shī)友。

在??谶@個(gè)偏僻的古鎮折騰了幾天,大家似意猶未盡,望望村莊與田野,看著(zhù)河流與遠山,想著(zhù)詩(shī)報中一個(gè)個(gè)熟悉而又遙遠的名字,一拍即合,都想去一個(gè)更遙遠的地方。

好像受一首有著(zhù)歌詞“長(cháng)江長(cháng)城黃山黃河”流行歌的蠱惑,大家不約而同地想到黃山。這個(gè)被歌聲嘹亮的地方,當時(shí)與德興之間只隔一個(gè)婺源,而婺源那時(shí)正好都是大家沒(méi)有去過(guò)的地方。

傅菲兄翻箱倒柜,大家將所有的袋角翻遍,因為近日的揮霍,總共只湊有200余元。為此,汪峰還將沿途的詩(shī)友地址一個(gè)個(gè)翻找,尋找可以落腳打秋風(fēng)的地方。為慎重起見(jiàn),我們決定,除了帶上詩(shī)報,還應該準備兩床毯子,讓旅行可以應對可能面臨的風(fēng)餐露宿。

傅菲兄張羅了兩張薄棉毯,裹上詩(shī)報,我們帶上各自的汗衫短褲,踏上了旅程。有車(chē)搭車(chē),無(wú)車(chē)步行。

出德興到婺源,汪峰找到一位寫(xiě)小說(shuō)姓汪的文友,他剛從鄉村文化站借調縣文化館工作??吹剿?jiǎn)陋的住室,從他干瘦的模樣以及陳舊的衣著(zhù)可以推斷他生活的貧寒。我想我們的到來(lái)可能讓他存在某種負擔,但他好像不管不顧似的,見(jiàn)到我們,顯得又驚奇又興奮。特意請假帶我們領(lǐng)略了一下婺源縣城的名勝,廉泉、虹井、紫陽(yáng)書(shū)院還有博物館,知道我喜歡書(shū)法還帶我們順道參觀(guān)了歙硯廠(chǎng)。雖然婺源離我們的家鄉僅幾百里的距離,但建筑風(fēng)貌屬徽州風(fēng)格,與我居住的信州差別很大,一律的青瓦白墻,飛檐翹首在群山中,如幅水墨山水,秀氣得如茶香浸潤的女孩。中午,汪文友在星江廊橋附近找到一個(gè)小酒店,這是個(gè)可以看山觀(guān)水的地方,幾杯酒下肚,這位看似文氣儒雅以寫(xiě)小說(shuō)為主的文友,竟然意氣風(fēng)發(fā)地談起了詩(shī)。大家詩(shī)情被點(diǎn)燃,在酒桌上竟旁若無(wú)人朗誦起詩(shī)歌,安靜的小城好像被詩(shī)歌漸漸煮沸,時(shí)間好像在古鎮升騰起霞光。

我們之所以去清華鎮,除了彩虹橋之外,還因為鎮中學(xué)有我們的一位詩(shī)友。到達清華,才知詩(shī)友只是工作在學(xué)校,住家遠在幾十里外。初識彩虹橋,我們就被橋的古雅氣韻深深打動(dòng)?!皟伤畩A明鏡,雙橋落彩虹”,遠看虹橋就如見(jiàn)一位女孩在溪水邊浣紗,明艷動(dòng)人。坐在彩虹橋上,人好像就穿越了時(shí)光來(lái)到唐詩(shī)的田園牧歌中,遠山如黛,碧水澄清。被歲月打磨得閃著(zhù)亮光的驛道,還有風(fēng)吹花果香的菜園與田野,無(wú)不讓你感覺(jué)時(shí)光被天空的白云清閑自得地晃蕩著(zhù),讓人悠然南山。

那時(shí)的清華鎮好像只有一條老街,蛛網(wǎng)式地分散著(zhù)許多的人家。街上有家小店,店主看似木訥,但燒菜的技術(shù)卻非常好,尤其是紅燒田螺,湯濃質(zhì)厚,令人回味。所做的清蒸荷包鯉魚(yú),色澤鮮艷,肉質(zhì)肥美,讓人不由得想細品之后豪飲一番。

其實(shí)彩虹橋河水的清澈,在有月光的夜晚會(huì )更加顯現。依著(zhù)橋欄看月,看月在水下澄明,有種平湖秋月的安寧。只是面對如此的美好,好像反倒有種悲愴的情緒在我們之間慢慢彌漫。那晚,我們各自朗誦了自己創(chuàng )作的詩(shī),之后又借著(zhù)酒勁吼著(zhù)自己喜歡的歌。當不知是誰(shuí)唱起《一無(wú)所有》時(shí),我們都扯響了嗓子。四周寂靜,只有清風(fēng)與我們的無(wú)奈。那段時(shí)期,我們四人都在偏遠鄉下工作,卑微而又自傲,沒(méi)有人待見(jiàn),愛(ài)情好像也顯得遙遙無(wú)期。

躺在彩虹橋的水下仰頭看橋看月,有種瓊樓玉宇天上宮闕之美。那晚,我們就睡在彩虹橋上,雖是酷夏,但半夜還是被涼風(fēng)驚醒,俯身看橋影,月下,長(cháng)橋虹臥。我們之所以選擇去沱川,主要是聽(tīng)聞,那地方是婺源最偏僻的鄉鎮,讓我們有了尋找世外桃源的沖動(dòng)。那時(shí)從沱川到婺源縣城只有一輛客車(chē)早出晚歸。一條小河穿鎮而過(guò),兩側是居民住戶(hù),都是農民、手藝人的模樣。街頭有家包子鋪,南雜店雖有幾家,只是沒(méi)有看到一家旅館。正有點(diǎn)不知所措時(shí),我們逛到鄉政府。傅菲言他在上饒日報實(shí)習時(shí),報社發(fā)了實(shí)習證,看是否能來(lái)個(gè)雞毛令箭“打個(gè)秋風(fēng)”。記得,那好像是個(gè)周末,有個(gè)青年干部模樣的人看了傅菲的證件,竟然非常熱情地將我們迎了進(jìn)去。安排食堂炒了半桌子的菜還拿了瓶清華婺白酒,將我們感動(dòng)得有點(diǎn)忐忑不安。飯后,那青年干部言,他喜歡讀詩(shī),在報紙上他見(jiàn)過(guò)傅菲的名字。

鄉政府不但有食堂還有招待所,招待所設在一幢木樓上,樓板用紅漆漆過(guò),斑駁著(zhù),透著(zhù)歲月與尊貴的氣息。晚上,涼風(fēng)習習,沒(méi)有電扇,在這個(gè)四圍青山的小鎮,倒也有竹林入懷之感。

這意外的接待,讓我為自己能寫(xiě)點(diǎn)文字而略感自豪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們在鄉干部的指點(diǎn)下到了理源,這是一座有著(zhù)書(shū)香味的村莊,在一條溪流的中間,錯落有序地排列著(zhù)兩排高大的樓房,從雕刻精美的門(mén)楣以及考究的庭院布局可以感知,這個(gè)村莊曾經(jīng)的燦爛與輝煌。官廳、天官上卿、尚書(shū)第、司馬第,一個(gè)個(gè)有著(zhù)地位與權勢的名字。詒裕堂、云溪別墅、花廳、金家井一個(gè)個(gè)風(fēng)雅而又怡情的呼喚,不由讓人懷想著(zhù)歲月靜好。

到浙源鄉虹關(guān)古村,是因為此村有一古樟,體形碩大,樹(shù)齡千余年,有“江南第一樟”之譽(yù)。到了虹關(guān),看到這棵枝繁葉茂的古樟,才感知這棵樹(shù)長(cháng)得有點(diǎn)像“虹關(guān)”這一詞的意境。一樹(shù)獨立在大地之上,枝椏向天空伸展四散而開(kāi)遒勁若龍,就如彩虹盛開(kāi)大地,千余年一直生機勃勃展示它生命的頑強與力量。

在浙源,真正感動(dòng)我們的是一位叫方婆的老人。方婆,為五代浙源一方姓阿婆,她終年在贛浙邊界的浙嶺山脊上,獨守徽州古道的路亭,設缸施茶。孤苦年邁,而日復一日汲泉煮茶,敬奉過(guò)往行旅,凡窮儒肩夫則不取分文。世稱(chēng)“方婆遺風(fēng)”。其逝后,葬于路亭嶺上,路過(guò)行旅,多撿石堆其冢,以報其恩,久之成大石冢。蕭窮聽(tīng)到這個(gè)故事,急得當時(shí)就想翻越重重疊疊的山嶺到方婆??纯?。問(wèn)了路程,步行來(lái)回大概要近一天的時(shí)間,只得作罷而行注目禮。當地人指了指,我們看到一條彎曲盤(pán)旋的路,一座綿延四圍的山,一個(gè)埡口透著(zhù)亮光。二十多年后,我又到了浙源,特意乘車(chē)到方婆冢,近前,觀(guān)冢,冢上堆滿(mǎn)磚石,高如一座山峰。

我們行至浙源的察關(guān)村時(shí),已是中午,見(jiàn)家家戶(hù)戶(hù)炊煙四起,更覺(jué)肚中饑餓,本想買(mǎi)包餅干充饑的,看到農家園中的瓜果蔬菜,聞到蒸飯炒菜飄蕩村子四周的菜香米香,就想與民同樂(lè )一番。見(jiàn)路邊有家人正準備燒菜,我們便湊過(guò)去,試著(zhù)講了要搭餐的想法。主人是一對中年夫妻,男人問(wèn)明了情況后,叮囑老婆將缸中腌制的咸肉拿出來(lái),之后自己還出門(mén)到村中的小店買(mǎi)了幾瓶啤酒。得知我們寫(xiě)詩(shī),男主人滿(mǎn)是敬慕,說(shuō)他祖上是個(gè)文人,詩(shī)才與字寫(xiě)得都很好。吃完飯,又拿出一包綠茶沖泡。他說(shuō)茶就來(lái)自方婆冢附近的山嶺。仔細嘗了口,甘香潤喉,人清氣爽。

待我們告別要付錢(qián)時(shí),夫妻倆怎么也不肯收,說(shuō)就當家中來(lái)了遠方的親戚。無(wú)奈之下,我們只好拿出一張報紙,在報頭的空白處各自寫(xiě)上自己的名字與住址。

流行寫(xiě)信的那些時(shí)光,我真的希望能有一封來(lái)自浙源的信,帶著(zhù)方婆家的茶香。但一直沒(méi)有。

快樂(lè )的時(shí)光總是飛逝,在銅礦上班的汪峰假期到了,傅菲還要另赴一場(chǎng)約會(huì )。我與蕭窮好像還未盡興,傅菲與汪峰將“余糧”留下,全部家底還有163元。

在婺源通往黃山的路上,我與蕭窮遇到兩位販賣(mài)古董的商販,對他們買(mǎi)的字畫(huà),經(jīng)過(guò)我一通鑒賞與吹噓之后,他們同意我們搭便車(chē)。那時(shí)通往黃山的路還是一條砂石鋪就的公路,坐在裝著(zhù)破舊家具的車(chē)上,晃晃蕩蕩的,看車(chē)后塵煙滾滾,有著(zhù)印度電影《流浪者》的味道。


每日推薦